纳豆早报|革命时刻到来

2019-04-02 02:28:43 阅读量56524
本文作者Anthony P. Carnevale,乔治城大学教育与劳动力中心主任,研究教授

大学校园内的言论自由很重要,但是在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中,最具革命性的是根据学生毕业后的收入来衡量每个学术课程的质量。

“完成率”是高校改革的黄金标准,而此举将每所高校的毕业生收入数据也纳入到高校改革的考虑范围。“完成”很重要,“完成”本身也是一种反思和自我参考的制度标准。这里有一个问题:完成什么?现在的数据都越来越清晰的表明,经济价值和非经济价值的讨论基础都是某个专业而非某所学校整体。

特朗普的命令朝着高等教育改革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高校将在课程项目层面进行分解,高校本身的传统和结构将不再重要。相反,每个特定专业或领域的学生成果的考量都将增加。

最重要的影响可能是精简公立大学系统。学校系统可以选择在某个分校而不是所有分校都提供特定学位(比如英语),可以将所有英语学科资源和顶级人才都汇集在一个分校,为学生提供最高质量的学位课程,而不是将资源分散在不同的分校,导致课程水平层次不齐。

一所综合大学可能有几个王牌专业,这些专业的毕业生普遍能获得较高水平的收入,要么学校就可以重点发展这几个专业,将本校的弱势专业“转让”给其他高校,将高校之间的学科资源进行整合,高校提供“小而美”的教育。

长期以来,美国高等教育一直在进行调整,更趋向合理化。两党对《高校透明法案》的大力支持,也体现出这一趋势,重心从高校毕业率转向了学生就业和收入水平。

不仅是政治家要求就业结果透明化,现代多元化的劳动力和不断扩大的高等教育和培训体系也有同样的诉求。现在我们大概有840种不同的职业,而在1950年这一数字仅为270。自1985年以来,高等教育课程的数量增加了5倍,从410增加到约2260。这一增长速度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困扰。学生往往根据学校整体情况来进行选择,而不选择能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教育和职业前景的专业。

在这里我想解释一下,我并不认为能让学生在毕业后获得高收入工作是高等教育的唯一目的。

但是收入水平会引发关于高等教育的经济与非经济价值的问题。最终,目前对学生毕业后收入和其他成果的关注都将为学习成果问责制提供动力。这对学生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我所谈论的事情涉及到很多层面,我们需要一个足够灵活的教育系统,以响应不断变化的市场。我们必须考虑重新设计博雅教育,确保学生全面成长。

在人类发展史上,从好到更好的过程,总是充满了曲折。在高等教育改革的过程中,会有道德风险和意想不到的后果,但是我们最终会建立一个更符合学生需求的教育系统。未来的美国工作者正面临着一个令人兴奋又让人担忧的旅程。美国高等教育系统需要做出极大的改变,来帮助这些未来的工作者。

海外生活
申请定制

已收到您的申请

提交
稍后告诉你

纳豆之家可以与您的留学服务机构一起协同为您服务,请告知机构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