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学校长关于疫情带来的危机的自述

2021-04-02 13:29:27 阅读量159984
在疫情爆发几周后,专家们就已经预测学校停课范围将会扩大。

我们的国家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完全避免大范围闭校对这一代孩子的影响。但这些数据在不断增加,而且它们描绘出的景象是严峻的。麦肯锡(McKinsey)分析师估计,到学年结束时,K-12学生的数学学习时间将会损失平均9个月。


在疫情爆发几周后,专家们就已经预测学校停课范围将会扩大。达三分之一的学生仍然没有接受到面对面的教育,而最有可能保持线上授课的是那些在大城市里的学生,那里不成比例地为非白种人的孩子服务。我们预计到今年夏天,这些学生的数学成绩将比白人同学落后整整一年。


作为一名对焦虑和表现的交织问题进行了大量研究的认知科学家,我担心这场危机的连锁效应将是巨大的。我们早就知道出勤率低和学业落后的学生更有可能一起辍学。未能完成高中学业与心理健康状况不佳、滥用药物的可能性增加、参与司法系统的可能性增加有关——更不用说终生收入较低了。这个问题早在高中就开始了。研究表明,收入和学业成绩之间存在直接联系——收入差距扩大的地方,学业成绩差距也会扩大。


综上所述,这些因素导致劳动力中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数减少,导致未来70年美国工人的收入下降。要遏制这场迫在眉睫的灾难的影响,需要所有人持续的、全员参与的干预。可供选择的选项从全国暑期学校到马歇尔教育计划,再到放弃标准化考试。但作为一名现任大学校长,我清楚地意识高等教育的角色和责任。



事实是,学院和大学对下一代的学术成就有着既得利益。今天的K-12学生是明天的大学生——至少他们可以得到正确的支持。我们不能只让特权阶层获得成功。这样一个同质化的群体不仅会降低我们校园里的思维和知识生产的质量;我们背弃那些体制已经亏待的人是不合理的。


因此,对我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同事们,我向我们所有人提出挑战,希望我们能够发挥创造性,为当今的年轻学习者提供急需的解决方案。一些大学已经开设了全日制学校,以惠及他们的邻居,比如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系统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预科学校。但学院和大学可以做的远不止直接教育。


例如,在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我们今年迅速转向,正式制定了一个项目,让我们的学生辅导我们教职员工的孩子。我们的教育部门成立了虚拟浓缩俱乐部,由我们的教育专业领导,提供从数字故事到STEM的项目。展望未来,我们将在全大学范围内加大努力,为我们的学生提供资金支持,让他们参与到纽约市(我们的校园所在地)小学生的辅导工作中来。


对于大学来说,勤工俭学或制度化的志愿者活动的成本相对较低,而且这也是将校园生活和周围社区的生活联系起来的好方法——反之亦然。每一所大学都应该更专注地探索如何更好地分配他们所拥有的学生人力资本。


事实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不知道新冠肺炎对中国学生的影响到底有多严重和持久。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一分预防胜过十分治疗。这些年轻的学习者不会在他们的大脑最灵活、最适应教育的这几年获得第二次机会——他们错过的时间越长,我们都要付出代价。我们越早团结起来,展示我们的创新力量,为疫情期间掉队的学生们采取行动,就越好。

海外生活
申请定制

已收到您的申请

提交
稍后告诉你

纳豆之家可以与您的留学服务机构一起协同为您服务,请告知机构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