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有一个美国总统能左右中美教育的未来

2020-10-29 17:22:12 阅读量41310
中国与美国的相互依存,是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国际关系。而两国人民之间的教育文化交流,是去除偏见,促进理解,维护和平最好的方式。

最近,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多方面的遏制,让中美之间的教育交流充满变数。很多人有疑问,美国还是留学的好选择吗?美国大选之后,会对留学产生什么影响呢?

作为在美国高校学习、工作、生活了近二十年的教师,“爸爸真棒”的专栏作家魏阳老师坚定地认为:

从历史来看,中美之间的教育交流,政府并不是主要推动者,自发的民间交流才是主流。美国的某界政府在短期内可能切断这种交流,但是从历史的长期看,中美教育交流是由强大的需求和供给决定的,是两国人民的共同选择。

从留美幼童,到清末民初直至冷战时期的中美民间交流,再到改革开放后的赴美留学潮,回顾这段历史,我们才能在混沌中,更清晰地判断当下和未来的趋势。

01

美国成为中国人海外留学最早的目的地

并不是偶然

十九世纪上半期,中美之间出现了直接的贸易和文化接触。在许多中国人眼中,美国一直是一个很特殊的国家,与欧洲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很不同。

1840年代的福建巡抚徐继畬,他有一个从美国新泽西来的传教士朋友。徐省长听了传教士朋友的介绍,对美国大为赞赏。

徐继畬认为:美国的开国总统华盛顿,能当国王却不当,听从老百姓的“公论”,把权力将给人民,简直就和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圣王”一样。

他感叹:中国儒家“禅让”和“选贤举能”的传统,在自己国家中断了,却在遥远的美利坚得到了实现。这让他对美国仰慕不已。

徐继畬是中国近代开眼看世界的伟大先驱之一,著有《瀛寰志略》

有趣的是,徐继畬并不羡慕美国的工业和经济,相反,他一直坚持把美国叫做蛮荒中的“部落”。他所羡慕的,是他所认为的“美国实现了中国儒家的政治理想”。

从一开始,美国就是中国的一面镜子,是中国知识分子借用来批评改进自己的想象中的异国。

徐继畬赞扬华盛顿的话,被他自己写进了书里。如果你有机会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可以去华盛顿纪念塔参观一下。坐电梯上去,会看到墙上有一块中国来的石碑,上面刻着徐继畬赞扬华盛顿的话。

我们知道,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清帝国被迫接受国际准则,与各国互派大使。但中国找不到懂外语的人才,无奈之下,只能找即将卸任的美国驻中国大使Anson Burlingame担任中国驻欧美各国公使,此人有个中文名字,叫蒲安臣。

我们知道,派驻外国的大使一般都是本国人,没有请外国人来当本国驻外国大使的。但在当时,清政府受尽了欧洲列强的欺凌,但是觉得好像只有美国公使,相对友好和公平一些。

所以,蒲安臣作为第一任中国驻美国公使,带着一百多人的中国使团(其余全是中国人),浩浩荡荡的来访问美国。当时的美国媒体盛赞了这一访问,使团每到一城市,都受到隆重接待。

蒲安臣代表中国,与美国签订了一系列条约,后来被称作“蒲安臣条约”。这些条约可能是中国近代签订的唯一的“平等条约”。

条约规定,中美之间的人民可以自由在对方国家旅行和定居,受到对方政府对等的保护。这种国民待遇,在欧洲国家是不可想象的。

由于蒲安臣条约,数十万华工来到美国讨生活,修建了横跨美洲的铁路,后来又去加州掘金,在美国各城市建立最早的唐人街。

华工在美国工作的情景

蒲安臣后来还代表清帝国出使欧洲各国。在和俄国的谈判中,他希望能为中国夺回被俄国侵占的北方领土,却不幸劳累过度,感染肺炎,在圣彼得堡病逝。

同一时期,中国出现了“自强”运动。一批开明的官员,比如曾国藩和李鸿章,认识到中国必须向外国学习先进的科学和技术。可这时的欧洲列强,不可能允许中国人自由旅行和游学,美国成了留学的最佳目的地。

这时,有一位广东人,叫做容闳。之前自己去了美国,自费在耶鲁大学接受了教育。所以,最早接收华人学生的大学正是美国大学,而不是欧洲国家。

学成后容闳回到了中国,向曾国藩建议:选拔聪明的中国孩子,去美国留学,回来建设祖国。曾国藩接受了这项建议,这就是清末的“留美幼童”计划。

从一开始,美国对中国来说就是一个特殊的邻邦。美国成为中国人海外留学最早的目的地,并不是偶然。

留美幼童计划,虽然全部由国家资助,很多人还是不愿意去,只选了些穷苦人家的孩子。这些幼童到了美国后,被寄养在美国人家庭(现在叫Home Stay),在美国家庭和学校长大,后来进入美国大学学习。

同时定期到中国大使馆报到,学习中文和儒家经典。照片上是中国留美学生组织的棒球队,可见他们很自然的融入了美国文化。

这些留美幼童,后来几乎全回到了祖国。其中包括中国的铁路之父詹天佑,和著名外交家唐绍仪等,他们正是美国大学培养出的、为中国现代化做出杰出贡献的第一代留学生。

02

100多年来,哪怕政府层面交流阻断

中美教育的民间交流从未“脱钩” 

中美的教育交流后来被两国政府中断:留美幼童计划后来遭到清朝保守派的攻击,不了了之。美国政府在1882年出台了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将华人拒之门外。直到二战时,中美成为盟友,排华法案才被罗斯福总统废除。

排华法案时期的宣传

虽然政府层面的中美教育交流被阻断,但民间的交流却一直在持续。

从清末到民国时期,大约有三千名美国传教士来到中国,很多从事教育和医疗工作,在华建立了当时中国最好的学校和医院。

其中著名的有:沪江大学(后来的上海理工)、圣约翰大学(后来的华东政法)、震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金陵大学(南京大学)、东吴大学(苏州大学)、之江大学(浙江大学)、燕京大学(北京大学)、辅仁大学(北师大)、岭南大学(中山大学)、津沽大学(天津外国语大学)、华中大学(湖北中医药大学)、齐鲁大学(山东大学)、华西协和大学(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福建协和大学、华南女子大学、湘雅医学院等等,这还不包括美国教会建立的上百所中学和书院。

中美教育交流,主要由非政府的民间组织推动。

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之役后,美国将来自清政府的庚子赔款中的相当一部分,退还用作中国教育之用。1909年,在北京设立了游美学务处,就是现在清华大学的前身。

民国时期通过庚子赔款的专项教育基金留学美国的学者中,有文史大家胡适、语言学者赵元任、气象学家竺可桢等。用庚子赔款建立的机构还包括了北京的协和医院和协和医学院。

可以说,民国时期最好的大学,几乎都是美国人帮助创办的。

1909年游美学务处第一批赴美留学生全体与老师合影

1949年以后,中美政府之间的外交联系为冷战所阻隔。但即使在冷战时期,两国人民也没有完全“脱钩”。

值得一提的是,在毛泽东时代,从未强调中美之间是国与国之间的冲突。相反,始终倡导的是全世界群众(包括中美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政府的运动。

换言之,在毛泽东眼中,冷战并不是中美两个国家的冲突,而是中美人民与反人民的美国政府之间的冲突。他一直支持美国人民——特别是黑人——反抗美国政府迫害的运动。

细察共和国外交史会发现,我国政府始终奉行的是“人民外交”,而不是民族主义式的国与国的对抗。虽然对于美国政府不断进行抨击,但是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民间的文化交流,一直受到提倡。

一个例子:六十年代的美国,经历了大规模的民权运动。美国的黑豹党,深受毛泽东思想的影响,希望在美国开展游击战,用革命的方式获得黑人的平等权利。黑豹党在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贩卖毛泽东的红宝书,换得活动经费。

黑豹党首领罗伯特·威廉还访问了北京,在天安门城楼上得到了他的精神导师毛主席的签名款红宝书——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本限量款红宝书。

黑豹党对毛泽东的崇拜,至今在黑人群体中流传。以至于后来著名的拳击冠军迈克尔泰森,还将毛的头像纹在自己的肩膀上;拳拳到肉的背后,是毛泽东思想对美国黑人文化的熏陶。可见,中美之间的民间文化交流,即使在冷战期间,也不曾真正“脱钩”。

泰森肩膀上的纹身和美国黑豹党图标

1971年尼克松访华,终结了中美之间的冷战,在中美之间建立了一个共同反对苏联的战略同盟。中美关系进入了蜜月期,对美留学迎来了春天。

1978年3月,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开幕式上,邓小平说:“任何一个民族、一个国家, 都需要学习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的长处,学习人家 的先进科学技术。我们不仅因为今天科学技术落后,需要努力向外国学习,即使我们的科学技术赶 上了世界先进水平,也还要学习人家的长处“。

邓小平还指出:“要成千成万地派,不是只派十个八个”。在政策的号召下,美国成为中国人海外留学的首选,数十万中国学子选择去美国留学。

这其中,民间的自费留学一直是主流,人数远超由政府主导的公派留学。

1979年1月31日,邓小平在美国华盛顿接受美国费城坦普尔大学名誉法律博士学位

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发布的《2019年美国门户开放报告》,中国赴美留学生人数近37万。

可以说,没有其他一个国家,在过去四十年里,为中国培养了如此多的促进经济腾飞和社会发展的知识人才。可以说,1978年以后的对美留学,对于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奇迹来说,也具有重大意义。

03

如何看待特朗普的对华政策?

最后,我想谈谈我如何看待特朗普政府最近的对华政策。

第一,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战略不能用“冷战”的框架来理解。

冷战是两大意识形态集团之间全面的对抗,是美国“四面出击”,在战后建立新的国际秩序的企图;而现在的特朗普政府,却是在“四面收缩”——从冷战时期的国际义务中解脱出来,重回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

这表现为美国从各种国际条约中回撤,计划从德国撤军,退出世卫组织等等。特朗普政府并非要重建国际秩序,而是从国际义务中收缩。

冷战时期的美国高举意识形态大旗,与苏联集团进行价值观竞争。而现在的特朗普政府政策除了经济上赤裸裸的利己主义之外,毫无全球价值观可言。

他没有、也不可能有冷战时期的资源和拨款,来从事颠覆他国政府的行为。他政策的重点无疑还是在美国国内。所以,不应该误判特朗普政府,用冷战思维来理解现在的情形。

第二,要将美国政府与美国社会区别开来,要考虑到美国社会反对特朗普政府的强大势力。

美国的教育、商业、和媒体精英中,有相当大一部分对特朗普集团持批评态度。美国的大学,早在美国建国之前,就有一种自由与自治的传统——不拿联邦政府的拨款,也不接受美国教育部领导。美国的大学是校务委员会自主管理的,大多是自由派的阵地。

据我所见,从2016年以来,美国高校对总统大多持严厉批评态度。事实上,很多教授,几乎天天都在抨击白宫。

特朗普政府诸多对华不友好的政策——比如限制学生签证等——在美国大学里,也遭到了各种各样的抵制。总统的种族主义倾向,更是在美国校园遭到猛烈的抨击。

美国的大学,绝大多数对中国留学生持欢迎和友好的态度,和白宫的态度有天壤之别。

哈佛大学费正清教授与其所著的《中国新史》书籍封面,在冷战中,哈佛大学的学术权威费正清教授,在中美外交完全中断的情况下,一直激烈批评当时美国政府的对华“遏制”政策,呼唤更为理性务实的对华政策,力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

最后,也要考虑到这次大选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政府在疫情期间的糟糕表现,在国内广受批评。他的竞选对手拜登,在贸易关税、环境保护等方面,与特朗普持显著不同的政见。如果拜登能够当选,将对目前的中美关系产生重大影响。

即使特朗普赢得大选,也要看到:中美之间的民间交流,始终是历史的主流。美国政府可能推动,也可能暂时阻碍中美之间的民间教育交流。

但是,如果将眼光扩展到历史的长时段,就会发现,即使在冷战时期,中美之间的“脱钩”也很难真正实现。十九世纪以来的全球化,以及中美民间长期自发的经济、文化与教育交融,远非一两届美国政府可以完全阻断。

而对美留学的强劲需求来自两方面:一是美国世界一流的学术科研水平;二是中国人民对最新的学术科研成果的渴望。这两点在短期内很难改变。

中国与美国的相互依存,是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国际关系。而两国人民之间的教育文化交流,是去除偏见,促进理解,维护和平最好的方式。

寒冬终将过去,春天总在不经意间到来。

*来源公众号爸爸真棒,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留学新闻
申请定制

已收到您的申请

提交
稍后告诉你

纳豆之家可以与您的留学服务机构一起协同为您服务,请告知机构名称。